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校园诡异事件簿之电气纵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0:57: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况杰,百无聊赖地咬着笔杆,恶狠狠地扫了数学试卷一眼,又满怀期待地盯着时针分针——还没下课啊?  仿佛时间一到,就可以立即敲锣打鼓了。    二  况杰扫了一眼前排几个空座位。还真佩服这些家伙,退学都可以退得那么勇敢。只是奇怪的是,隔壁教室的空座位,校方也是宣称他们都退学了。其中还有两个好朋友,张小龙和付英峰,都不知道是出国了还是搬家了,踪影全无。  而且他们家都住二十几年了,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真奇怪。况杰时常坐公交去他们家玩,情况自然是清楚的。  这几天街头巷尾也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有些高中生连续神秘失踪。  况杰跟那两个好朋友是死党来的,而他们退学也不跟自己说一声。仿佛一下子人间蒸发了。  推理来推理去,况杰觉得校方似乎隐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三  高三的学习生活可真阴沉啊,连网,现在都不敢碰了。况杰心想。  窗外的天黑压压的一大片,像老妈生气的脸一样。  况杰觉得气氛有点诡异。  右手的快感一闪而过。况杰下意识地东张西望,周围的同学像乖乖羊一样认真听课呢,没有人注意到。  况杰不由得呼出一口气:这事要被别人知道了,麻烦可就多了。    四  好不容易拖拉到放学,况杰胡乱地往挎包里塞了几本书,而且还是无关紧要的书——青年文摘、奥秘、古龙小说,凳子也来不及摆好,就一溜烟地拔腿狂奔,还差点撞到门口走过的同学。  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一颗十万火急的心。  况杰脑海里只闪现出刚上课时收到的信息:你的秘密已被我们知道。我们决定要你跟我们合作。对了,你爸在我们手上!手机号码显示,确实是老爸的。  秘密?况杰的思绪连弯都没拐,直接奔向那个点——右手的快感。秘密!被别人知道了!那晚的事情还是被别人知道了真相?!  不由自主的,况杰的脑海里闪现除一件事,至今令他惊悸不已的事——  报纸头条:XX月XX日,一高中生见义勇为,歹徒莫名猝死。  这是好几天前,况杰早已不记得什么时候了。只是这个高中生是说他,这点况杰确信无疑。  当时,我并没有发现周围有多少人啊,怎么秘密就被别人识破了呢?况杰越想越觉得不可理解。慢慢地,慢慢地,他陷入了推理的泥沼里。  直到背后好像传来了呼叫声,况杰才回到现实中来。  “前边那位同学,等一等。”果然不是幻听。  况杰循声回过头来,见一衣着工整,面容白净的男子,挎着公文包迎面走来。  “你是……”况杰根本不认识他,疑惑重重。  近了。男子一见到况杰,先是迟疑了一秒钟,然后乐呵呵地叫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太好了!太好了!”  况杰一头雾水,直愣愣的。  “你好,同学,这是我名片。咱们能合作一下么?”男子将名片双手奉上。  况杰还是愣了一秒钟,随即接过来一看:对方是XX煤电厂的特别员。张XX。  特别员?这是什么葫芦,卖的是什么药啊?况杰立即大脑短路。  “张先生,我说你煤电厂不是找煤的么?你找我干嘛(神经病)?我真不认识你。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走了。”况杰心里也懒得去推理眼前这男子是否神经病了,救老爸才是王道。  “况同学,你很特殊,你应该知道我指的哪一方面的。这样吧,我出个高价,一个月一万块,我雇佣你了。现在市面出这个价的厂家不多于三家。只是我们厂急需用人。”张男子放饵料了,话外有话。  况杰这时才猛然醒悟:这家伙说我很特殊,而实际上我确实有特殊的一点,难道他也知道了我的秘密?  况杰眼里的凶光一闪而过。眼前的男子,究竟是谁派来的,真令人生厌,碍事。  不如杀了他吧。神不知鬼不觉,像那个倒霉的歹徒一样。  杀了他吧!这个念头就像猛虎突然滚下山来一样,强烈、令人惊惧。  况杰忽然转念一想:我怎么能如此冲动地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呢?现在,我已顾不得究竟有多少人识破我的秘密了,要紧的是赶紧去救老爸。  救老爸去!这个念头渐渐将杀意驱逐散去。  男子还站在原地等答复。  况杰脑瓜一转,装出笑容来,说:“这事我考虑考虑,过三天给你答复。麻烦你了,麻烦你了。”  男子似乎也挺高兴的。因为若况杰连考虑的话都不说,那就连一点希望之光都没有了。现在,况杰说考虑,那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  况杰看了看手机,刚刚那个“神经病”男子拖延了他近半个小时。收起手机后,况杰加快了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  一路上,况杰脑海里还是不断地闪现男子离开前说的话——同学,你不是一个。这世界上跟你一样特殊的人不少呢。  特殊?跟我一样特殊的人不少?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管他呢,至少从这一刻开始,我觉得不会再寂寞了,因为有许多同伴在。况杰心想。    五  扭锁,门一推,眼前的情景让况杰一时半会不知所措。  沙发上坐着三个浑身绿色橡胶衣的壮汉,裹得跟木乃伊似的。手臂部位有很明显的闪电标志。整体看去,只能看见他们阴险奸诈的笑容。而旁边的父亲,双手抱头,低着,很颓靡的样子。  况杰对着父亲喊道:“爸,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父亲没有回答,头更低了。一阵不住的颤抖。  中间那个大块头忽地站起身来,邪邪笑道:“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啊?你爸把你给卖了!哈哈哈……”  “卖?爸。你给我解释清楚!”况杰只想要一个答案,亲生父亲怎能如此狠毒?  大块头走了过去,拍了拍况杰父亲的肩膀,用老大抚摸狗时的语气说:“老况啊,你为公司立了头等大功呢,回去一定给你升职加薪。对了,你欠下的那屁股债就一笔勾销了!”  况杰父亲缓缓抬起头来,笑容转瞬即逝。因为碰见了况杰那充满疑惑和愤怒的目光,头又低了下去,装死人。  “好了,好了,父子也算见过面了。我也算尽了点人情了。老况,你就等着发财吧。人嘛,我是要带走了!”大块头一声令下,原本一动也不动的左右保镖同时出手,一人一手,一下子就制住了况杰。  况杰只能咬牙切齿,就是动弹不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况杰右手即将出现快感时,一支针悄无声息地袭到颈后,注射了一些药剂。  “你们为什么抓我?是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的?”况杰仍不死心,尽管脑部一阵晕沉沉,但还是在挣扎中问出了这些话。  “呵呵。你还不知道啊?现在网上满屏都是关于你跟那个歹徒的视频。你是怎么杀了歹徒的,我当时还是靠猜。因为我们是专门寻找你这类特殊人的组织。经你亲爱的老爸亲口证实,我才知道你也挺特殊的。”大块头带着点可怜的意味回答道。  糟!难道我跟那个歹徒的缠斗被边上的闭路监控录了像?况杰顿时明白了为何素不相识的张XX居然会找上自己。  “老爸,你……”话未说完,况杰垂下了头,不省人事。  而就在这时,况杰的老爸忽然退掉了脸上的颓靡,显现的是一种厌恶和计划达成后微微欣喜的神情。因为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边上的三个壮汉并没有发觉。    六  待况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时,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小房里。大概十几平方的样子,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墙壁白得相当刺眼。  况杰一眼瞧见了门上的标示:特殊房负1316。  这什么意思呢?我在哪?  况杰正想着,门下一个小洞口推进两个快餐盒来。  “快吃快吃,吃完上路了。”门外的人催促道。  上路?难道他们想杀了我么?想到这里,况杰冒出了冷汗——谁不怕死啊,而且还是莫名奇妙地死去。  明显的,那双手也是带着橡胶手套的,跟抓他的人一样颜色,绿,还带有诡异的闪电标志。  羊入虎口?况杰不由得想起这个词语,浑身抖了几抖。  饭菜可不可口已经不重要了。况杰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还把骨头舔了舔,直到没有肉味了才丢掉。  况杰也不知自己饿了几天了,只是觉得真的饿得胃痛。  门“吱呀”一声,忽然开了,闪进了两个穿着橡胶衣的人,一左一右将他带出房间。其中不知谁还嘟囔了一句,“这是第316个了。”另一个回应道:“没想到,这类特殊的人居然还有那么多。走!”  走过一条狭长的通道。通道壁上似乎每隔一米就有一个硕大的闪电标志。这两个人像机器人一样,不声不响地推着况杰往前走。  况杰弱小的身躯根本动弹不得。  哎。我妞还没开始泡呢,就要死在这个不清不楚的地方。  况杰眼里是迷迷糊糊的,也没觉得这地方有什么怪异,感觉像是火车隧道罢了。  直到推开了眼前一扇门,况杰才惊呆了!这时一副何等诡异、摄人心魄的画面!  正前方标示着:XX水力发电厂。标示其实已经相当残破,估计有好些年月了。标示下边是大小一致,闪着蓝光的长方体小房间,形成一个个规规矩矩的阵列。房间里头隐约有个人影在动着,不住地俯仰着身躯,好像是在痛苦地挣扎。他们的右手都泛着闪电般曲曲折折的蓝色光团。每个长方体顶端都有像血盆大口样的收集器,连着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导管。这些导管都连接到位于中央的造型古怪的机器上边,估计是总处理器。  这个大块头机器发着刺耳的轰鸣声,仿佛一个大蜂巢,里头包裹着成千上万只不安分的蜜蜂。  沿着楼阶往下走,就来到一个空着的长方体边。  这时,况杰稍微有点清醒过来,才隐约听见了某种撕心裂肺的喊叫,正是从旁边的长方体里传出来的。  况杰被狠狠地推了进去。门自动关上。  困兽。不安、令人窒息、绝望的感觉齐刷刷地朝况杰袭来。  就在况杰不知究竟他们会如何处置他时,一股股熟悉而亲切的感觉慢慢向自己靠近,那是嘶嘶嘶的电流。随即,况杰的右手再次出现了快感——仿佛凭空从手掌中冒出了无数闪着蓝光的细细长长的蚯蚓。  隐约听到上边有人说明:“共鸣成功,进行下一步,蓄积电能!”  蓄积电能!况杰听到“电能”两字,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他们抓他的终目的,是要让他发电!而他们不需要任何成本!  混蛋!  就在况杰愤恨无比之时,不小心瞧见了边上熟悉的人影。那正是失踪多天的两个死党,张小龙和付英峰!    七  况杰明显感到外输的电流越来越强。这些电流变得像吸尘器一样,疯狂地、贪婪地拉扯着况杰右手散发的电流。远远看去,像是发着光的散乱长发随风摇摆着。  而这些电流实际上是属于况杰身体的一部分,外输的电流更多扮演的是强盗的角色,于是,况杰越是想收敛电流就越是痛苦不堪,不一会儿,薄薄的衣服全都汗湿淋淋。  况杰顿时感到强烈的一阵眩晕。  就在况杰挣扎得快筋疲力尽时,他脑海里闪现了一个信号——装在右裤兜里的一个纸团。  隐隐约约的,况杰回忆起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正疑惑不解时,门下一个洞口推进一个快餐盒来。  ——况杰开始打开餐盒来吃饭。  ——扒着扒着,况杰在白花花的饭里发现了一个纸团!  ——然后,况杰当即展开纸条来看。  就在这时,况杰忽然想不起纸条的内容了,只模模糊糊记得是父亲的笔迹,这才鬼使神差地想起右裤兜里的那张纸条。  那张纸条!一定要看!  况杰的左手开始缓缓挪动到右裤兜边,吃力地掏出那团纸条,五根手指笨拙地展开纸条——果然是父亲清晰的笔迹。  花费了很大一番心思,况杰才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尽情释放,不要挣扎。况志辉。  就好像立即遭到当头棒喝一样,况杰像是醒悟到什么,但内心还是犹豫不决。  但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虽然父亲烂赌成性,但依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点,更能促使况杰下判断。  电光火石间,况杰不断地在心里念道:那么想要电么?好,我看你能吸收多少!  紧接着,一眨眼的功夫,况杰的右手形成的光团越来越强烈刺眼,嘶嘶嘶的电流像涌泉般翻腾着,越来越膨胀。而后,这些电流幻变成顽皮的猴子般蹿到长方体顶端,沿着晶莹剔透的导管快速跳跃,一直猛冲到中央的总处理器里。里头,像有一群不安分的小孩子般,发出陆陆续续的噪音。这种噪音让其余的长方体中的人心烦意乱,不一会儿,余下的这些人也像况杰一样,右手里瞬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这些强大的电能量也是集中溜进了中央的总处理器里。  终于,总处理器的外围也蹿出了曲曲折折的电流弧形,像光亮的蚯蚓军团般声势浩大地蔓延开来。  总处理器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能量,开始冒出了缕缕黑烟。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塑胶被烧焦的臭味,让人作呕。  坐在上头操作的两个喽啰见状大惊失色,立即按响了警报器。  “呜呜呜……”红色的警报灯不断地闪烁着。  可为时已晚,随着中央处理器冒出滚滚的黑烟,这些强烈的电流还袭击了其它的用电设备。先是长方体的门出了故障,一个接一个地自动打开;然后是部分灯光的一闪一闪,终至熄灭;,墙上的电线也冒出了火花,不久就欢快地烧着。 共 604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慢性附睾炎的症状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意甲 微信小程序分销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