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冰心诚实守信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2: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黄老头已经八十有四了,可他走起路来还可以带起一股风。每天黄昏,黄老头或背着锄头,或挑着畚箕,或扛着别的农具,趿着一双旧解放鞋,从田野往庄上赶。黄老头独自住在他年轻时盖起来的半座五开间的瓦房里。另半座让他的大儿子拆除盖成四层大楼房了。当初大儿子要盖楼房时,黄老头要儿子盖到别处去,他的房子谁也不能动。父子俩还动手打了几架,终在村干部苦口婆心劝说下,黄老头才同意大儿子拆除半座,留半座他自个儿过。  黄老头回到自己的家,脸脚也不洗,就到灶间点起灶膛,生起火,噼噼啪啪地炒个菜,找点花生米,满上一碗绍兴老酒,就独自儿喝了起来。酒足饭饱,黄老头胡乱地洗一洗,点上一支烟,就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可他对当下的电视剧十分不满,大多是飞来飞去的,那怕是一些传统剧目也改编得与他印象中的人与物不是一码子事了。他看着看着,就打起呼噜,一泡尿急得他醒过来,他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又见到他的老伴儿了。老伴儿早二十年前离世了,老伴儿活着时是他忠诚的伙伴儿,他说一,老伴儿不会说二。现在没人将他的话当人话了。他以为,这世界的人,也太不像个人了。  他叹声气,倒头就睡。  真正说睡了,可又睡不着。他睡不着,就起来翻翻一些传奇类的书。他翻着书,看到得意处,捋一把下巴,哼一声笑,还是古人活得忠,说一不二,自己放出的话,死也要做到,这才是硬汉子啊。  黄老头与他心目中的男子汉打着交道,不知不觉又睡去了。这一觉,他大多会梦见自己穿上战袍,像老黄忠那样上战场建功立业,厉害着呢。  一声声脆脆的鸟叫声,往往将那狼烟四起的古战场,扫得一干而净。黄老头睁开眼还是自家的一片瓦背,一只马也没有看见。  “起床,起床!”黄老头嘟哝上两声,就命令自己起床。黄老头年轻时当过兵,那时他当的是国军,后来被俘虏了,又过来了。黄老头子还有点军人的纪律性。  黄老头五个儿子,已经没有一个儿子种田种地了,一大家子的田地,他想怎整,就怎整。黄老头一年四季,除了种芝麻、花生、油菜,种得多的是嫩玉米。从春季到秋季分批种下去,自己挑到镇上的菜市场上去卖,价格很好,又可以坐在摊前与人闲聊。黄老头不在意钱卖多,卖少,国家给他每月六百多的补助,他当兵回乡,当了数十年的大队长,是个老干部。黄老头在心的是与他一起摆摊还有几位老头,几个老头抱着双膝,守着摊,唠嗑着,时光很容易打发了。摊空了,他就上酒坊里要一杯白酒,再到隔壁要两个烧饼,就将早餐打发了,然后晃悠悠地往回走。  这天,黄老头一大早采摘了嫩玉米,挑到镇上,半响,黄老头一堆嫩玉米就卖个干净。黄老头到纯粮酒坊间要了一杯白酒,到隔壁店中买了两只烧饼,下着酒,将自个儿喝得面红耳赤,才出了店。  黄老头挑着空篮子,从镇上回来,没有回庄上,而是直接去地头看看那片嫩玉米会不会让人给偷了。  黄老头走到地头,感到这一天的玉米地与平常有些不同。可他走进玉米地,一时没发现不同的味在哪里。他一双眼睛就那样眯着,扫着自家的一片玉米,玉米长势不错,又不是一批栽种下去的。黄老头很会算计,一批栽种下去,卖嫩玉米到了后边容易老了。老了的玉米现在没有人要了,除了喂鸡,没个用场。而嫩玉米拿到市场上一斤价格高时就卖三块。黄老头在批玉米地上没寻出什么异常,就转到了第二批那畔地上,一进去,就叫了声:“见鬼了,我的玉米杆上怎么会长出钱来啊?”  你还甭说,那玉米杆上本来长着两只饱满趋向成熟就要上市的玉米,却少了一只,而那让人摘去的地方就搁着一枚硬币。一只玉米换一枚硬币,也说不上亏到那里去,可黄老头,脸一下子就拉沉了下来,就像天空中凭空浮上了一块厚厚的黑云。黄老头一棵一棵地收过去,收了九枚硬币,脸沉得就要嘣出他肺中一股恶气了。他就要冲天发作时,在一棵玉米杆上居然插着一张百元大钞,还有一张纸条。  黄老头取过纸条,将纸条伸得远远地瞅着,那字儿像蛇一样地在他眼前舞弄着,可大意他还是瞧出来了。意思是他们是一批游客,路过这儿,见玉米就采了几只,不过他们是一批诚实守信的游客,见他人不在,就留下了钱。  黄老头一股气冲上脑门,双手绞到纸币上,就要撕了那张百元大钞,却又一个念头回流到心头,他不能便宜了这群游客。今天一批,明天还会有另一批,他就要逮一批,好好地训训他们,做人可以这样吗?他人不在,就采了他玉米,放下钱,就算诚实守信了?  他奶奶的。黄老头骂了句粗话。  又一天早起的鸟儿叫了,黄老头提了一把刀,带了半瓶酒,藏着一把花生米,就往地头去了。  黄老头到地头,天上的星星还赖在篮天里眨巴眨巴眼呢。蛐蛐儿还在欢唱着,不知道那些小东西唱个啥,叽叽叽地,吵死人了。黄老头到玉米地的中间,寻了一件他用来吓唬麻雀的旧衣,铺在地上,就坐在地上喝起了酒。那山坞间农家乐里传来了男女唱歌的欢笑声。  “这帮子鸡!”黄老头在心头嘟哝了一句。近几年这山沟沟里的农家乐办得可红火了,来了一拔又一拔女人掉着肉,男人染着发的怪游客,洋不洋,中不中的。黄老头见那些掉着肉的年轻女子,就在心头骂她们“鸡”。那些年轻人不种田,不种地,可是吃得比他好,喝得比他好。你像他黄老头年轻时,要是听说某某某从大上海回来了,像是从天上回来一样。现在那些大上海的人,居然到山沟沟里来寻乐子。  真是,反了。  黄老头估计那帮子年轻人喝着酒,唱着歌,想起吃嫩玉米,就会到他地头来偷,今天要是逮着一个,不要他赔钱,就要好好地训他们一顿。这种事情让我黄老头肺都气炸了,居然种地的人还可以把农作物卖到电脑上去。哼,他不稀罕,他就乐意自个儿挑到镇上,摆个地摊,卖了,要三两白酒。  黄老头这样想着,可他们就是没有出来。  太阳爬上山岗时,玉米的叶片儿在微风中舞着。黄老头想支撑一会儿,好逮个“偷玉米的”。可他掌控不了自己了,倒头就睡了。他好像睡着了,又好像听得见路人的脚步声,还听到路人说话声。  忽地黄老头听到有人下了地,摘着玉米,还听到有人说道:“我们摘了玉米,要留下钱,放在玉米杆上,人家种点玉米也不容易!”  这话让黄老头滚爬了起来,叫着就冲了过去。  几个年轻人已经将钱插在玉米杆上,笑盈盈地对黄老头说道:“大爷,我们路过这儿,想买玉米,没有看到你,就将钱留下来!”  黄老头抓住一个年轻小伙子,骂了句粗话,飞去了一个耳光子。黄老头使劲过猛,自己跌倒在地。年轻人担心黄老头摔坏了,上前要搀一把,黄老头却爬了起来,又要上前打他们,年轻人逃到路上,想钻进小车里逃走,可黄老头一屁股坐到车头前,要他们今天要走了,就从他身上辗过去。  几个年轻人没法子,就打电话向村干部求救。  很快几位村干部赶了过来。村干部介绍说,这一批游客是打老远的大城市过来的,既然他们留下钱,就不算偷,是诚实守信的游客,应当放了他们。  可黄老头大骂村干部,他不想卖,就是卖,他也不想这样卖,他喜欢自个儿挑到镇上去摆地摊。  村干部说,现在庄上又不是他一户人家遇上这样的事,有些农户种着西瓜,种着草梅,游客到地头也是自个儿采摘留下钱币的,要是他这样闹下去,会败坏了整个村庄的形象与名声。  黄老头见村干部帮着外人,骂得更起劲了。他大骂着,口水四溅,他骂村干部,还像个干部吗?他当大队长时,起早摸黑,一身泥巴,撸起袖子也和社员滚在地头,像牛一样地干,那才叫干部。而现在,黄老头指着几位村干部,要他们自己看看,女干部穿着掉肉的衣,男干部皮上一尘不杂,肚皮挺得像座山,这肚皮全是吃出来的。太不像话了。  黄老头大骂了一阵子,又一屁股坐到小汽车旁,就是不起来,要他们将玉米还给他。  游客没办法只好将玉米还给黄老头。  村干部要黄老头将钱还给人家。黄老头一把将钱撒到了地上,鼻孔中哼了声,收拾了玉米担子,一肩挑起来,往镇上赶。  那几个年轻人上了车,车子跟在黄老头屁股后边,跟到镇上,跟到菜市场,看着黄老头将玉米摆开,就上前要黄老头秤给他们。黄老头气哼哼地不卖给他们。旁边的李老头说,这又是何苦呢?黄老头又大骂李老头,你要卖,你卖,我就不卖。  李老头将玉米卖给了那帮子年轻人,准备走了,黄老头就指责李老头当了叛徒,头可杀,却不能卖了自己铁下的心。李老头笑着说,那你就好好地铁着心吧,我这一天的玉米卖出去了。  黄老头哼了声,就守着自己的玉米,有人过来就秤上两只、三只地卖,不过到半响也卖个干净。他数了数钱,只有刚才那帮子年轻人给他的一半的钱。  可黄老头收拾了担子,到酒坊里,要了四两白酒,喝了酒,出了店,黄老头又带着一股风往庄上赶,他就喜欢这样卖。   共 335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睾丸炎的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
哪些原因会造成癫痫病发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