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中国抗战女兵被俘后失踪之迷被日军弄到哪去_a

时间:2020-01-16 23:31: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中国抗战女兵被俘后失踪之迷:被日军弄到哪去了

二战期间,在日军占领和驻扎的地方,总有一个名叫慰安所的机构。在这个机构的外面,排着长队的日本兵等待着轮到自己发泄兽欲。在慰安所简陋的房子里,一名“慰安妇”一天必须接待众多的男人。日军在占领地区普遍设立了这种被日本默认的强奸中心。在这一制度奴役下,40多万日军设立的慰安所中国、朝鲜、东南亚和欧美各国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

这里所说的“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强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在战争中,日军士兵对占领区无辜女性的强奸行为,不但不会受到军事法庭制裁,反而被认为是士兵勇猛的表现。在日军高层纵容下,这种令人发指的罪恶,在日军的侵略战争中一直延续着。

日军的“慰安妇”制度起源于日军的一次失败。1917年,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先后派去兵员7。2万人。日军对俄国女性施暴,导致性病蔓延,一万多名日军官兵染病,比战死的还要多。这些患者既不能参加演习,也不能执行勤务,更谈不上参加战斗,严重影响了日军的战斗力。作战刚开始就损失了相当于一个师团的兵力,自然打不过在数量上占优势的俄军,遭到了惨败。西伯利亚战争失利的教训,导致日本军部开始建立卖春制度,征集由军队直接管理的卖春妇。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后,日军官兵所到之处除烧杀抢掠外,骇人听闻的就是大肆强奸当地妇女。长期的禁欲生活,使日本军人积蓄了太多的性能量。在被占领区,他们一方面充当杀人机器,另一方面也自发地、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不约而同地兽性大发。

当时的日军,从高级军官到普通士兵,是一支兽欲肆虐的军队。

惨绝人寰的是那次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日军在城内到处追逐中国妇女,无论老幼,无一例外地实施强奸,然后杀掉。有的日军甚至干脆不扣军裤上面的纽扣,将生殖器直接露在外面,奸杀一个又去追逐另一个。

“慰安妇”绝大多数是被强迫征集而来的,像征军夫一样,强行摊派名额。朝鲜半岛早在日军侵华之前,即已处在日本统治之下,所以朝鲜妇女是较早遭受被征募凌辱的。

从朝鲜半岛究竟征集了多少妇女,目前已无确切的资料。根据汉城报纸的记载,从1943年到1945年,共动员了20万年轻的朝鲜妇女加入“挺被日寇杀害的中国慰安妇身队”,其中约有5~7万人充当了“慰安妇”,因而“挺进队”就成了“慰安妇”的代名词。日军之所以优先从朝鲜和日本妇女中征召“慰安妇”,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防间谍。一位原职业军人是这样说的:‘慰安妇’朝鲜‘慰安妇’也可以放“日本可以放心,心,她们即便天天和士兵在一起,也不会向敌方泄露情报。之所以不征集中国女性作‘慰安妇’,就是为了防谍。正因为如此,所以喜欢朝鲜‘慰安妇’,内鲜一体,也就是把日本内地人和朝鲜人作为一个整体,其防谍意识非常强。把朝鲜女性编为‘慰安妇’,多少有这些因素。”

朝鲜“慰安妇”基于上述原因,在侵华战争初期,日本侵略者不敢多招中国“慰安妇”。但随着战争在中国的扩大和升级,侵华日军人数剧增,朝鲜和日本的“慰安妇”已不能完全满足兽兵的需要,日军便开始疯狂地诱逼中国女子充当“慰安妇”。

在占领地和战场上,日军主要通过使用肉体暴力、绑架、强迫和欺骗等手段来征集中国“慰安妇”。被掳掠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原来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其中有教师、工人、农民、学生、职员、尼姑、修女和店员等。至少有20万中国妇女,先后被逼迫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的慰安所遍及中国的20多个省,中国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受害国。

充当过日军特务的永富博道,后来在“亚洲战争的真实证言”国际电视会议上公开证言:“1937年南京大屠杀期间,我作为日军特务机关的一名成员,专门负责诱拐中国妇女。部队从上海向南京进攻途中,我本人负责设置了六个慰安所。在沿途,我把一些逃难的中国年轻妇女诱拐到慰安所。”

日军的铁蹄踏上美丽的海南岛以后,日军部队就进村寨去强捕少女,供其开设慰安所。在强征劳工时,日军挑选美貌的汉族和黎族女子,投入“快乐房”慰安所。

1940年,日军一支部队侵入山西省方山县,设立据点,立即要求伪政权征召“花姑娘”。于是,伪政权将“花姑娘”的人数摊派到各村。日伪宣称有姑娘的交姑娘,没姑娘的交大洋,,他们不仅建成了慰安所,还得到大笔钱财。

日军还设下各种圈套,引诱妇女坠入陷阱。他们经常以招聘女招待和洗衣妇等名义诱骗妇女上当。日军在上海的特务机关,到市中心诓骗妇女。他们放出野鸡汽车,候在娱乐场所前面,等顾客上车后,汽车飞驰,到了僻静地方,将男子抛下或干掉,女客便从此无影无踪。一时,失踪女子无数,人人自危。

根据1938年6月7日日本军方的调查报告,在徐州会战中,日本华北方面军第2军独立混成第3旅团第6联队长小男一雄,曾将23名中国女军人从俘虏营中强行押到森林地带,在那里建立了慰安所,供日军官兵淫乱。这些女俘虏遭到日军侮辱,有的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报仇,慰安所里曾发生中国女战俘刺杀压在她们身上的士兵或者割下日本兵生殖器的事件。日军官兵因此对充当“慰安妇”的中国女战俘提高了警惕。而当她们失去了作为性工具的利用价值时,便被日军拖到空地上,当做新兵练习用的活靶子。

在漫长的抗战岁月中,中国抗日军队中有许多女兵被俘,她们的命运是极为悲惨的。日军第14师团的士兵田口新吉后来回忆道:一抓到这些人,“日军在作战中,立即送到后方的大队本部去。如果她们受了伤,就由医务室先给她们治伤,如果没有受伤,就由情报官对她们进行审讯,这是通例。但是,这些中国女性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士兵们有时偷偷传说:这些当官的家伙又干好事了。但谁也不会去追查这些中国女人的去向。当时,日本军队中从来就没有建立过女俘虏收容所,那么这些女人被弄到哪里去了呢?我听到的一种说法是把她们弄去当‘慰安妇’了。”

日军第2957部队占领湖南衡阳附近的村庄后,立即抓了两名美貌的少女回兵营,一个一等兵情不自禁地高呼:“从今日起开设慰安所,各位请来光顾。”

日军占领桂林时,以设立工厂为名招募女工,强迫她们充当军队的性奴隶。日军在广州和香港以招募护士和医务人员前往海南为名,骗招300多名青年女子,其中相当部分是学生,小的只有17岁,大的也只有20岁。她们被押到昌石县石禄慰安所,从此掉入地狱深渊。

在海南岛,日军经常组织“战地后勤服务队”,唆使汉奸张贴广告,说服务队的任务是给日军官兵洗衣服、照顾伤员和打扫营房,诱骗妇女参加。他们甚至派人到上海、广州和香港等地游说:“海南岛开办大医院,招聘大批姑娘学习当护士和护理,薪水高,到那里去做工有吃有穿,还有大钱寄回家。”于是有不少受骗女子前来应募,这些人到海南后,统统被押进慰安所。

日军每占领一地,形势稍稍稳定后,便依靠汉奸组织协助,挑选妇女充当“慰安妇”。其中一个手法便是借口登记“良民证”,挨家挨户挑选年轻貌美的女性。南京陷落后,日军除了经常到国际安全区强奸妇女,还利用发放“良民证”的机会,抓捕几千名中国妇女,她们没有一人逃过被强奸或被虐杀的厄运,其中一些人被运往东北,充当关东军的性奴隶,从此无人知晓她们的下落。

慰安妇忆逃跑失败遭遇日军恐怖酷刑!被军刀割得满身都是血,因为过后我又想办法要逃跑,就用棍子打我的胸部,很痛苦……

海南三亚崖城的慰安所

1939年,侵华日军占领海南岛后,先后在三亚、陵水、保亭等地建立多个慰安所。被抓进慰安所的,大多都是只有十几岁的黎族和苗族女孩子,阿婆们的噩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2006年2月,一些日本民间友好人士来到海南,和他们一起同行的还有中国律师康健。从1995年开始,康健律师和这些日本人一直无偿地为中国战争受害者提供帮助。这两个日本年轻人是次来中国。

不回避自己遭遇的陈阿婆

陈金玉是我们采访到的第四个阿婆,对于过去的经历,她同样没有回避。

陈金玉:因为以前有过这个事实,我应该把过去的事情讲出来,叫大家知道。就像你们现在来采访,我也接受下来,难道让我逃避吗?

陈金玉阿婆的噩梦是从没有向日本鬼子敬礼开始的。

陈金玉:每次经过日本军营的时候,我们都被要求要敬礼,那一天,我路过门口的时候,没有立正敬礼,结果就被抓起来,要进行体罚。

翻译:当时罚她做四角牛,四肢是这样子趴下来。她是脚这样子,是这样子,你要是压下去,下面就有一个军刀,要是往上呢,上面也有一个军刀。是这样子,用手指就这样子,那我做不了。足足罚她三个钟头。

陈金玉:要死人呢。

陈金玉:很苦啊,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在地下面都打滚,泥浆都打出来了。

在大雨中,陈金玉阿婆被整整折磨了三个小时,但是,当时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这场噩梦才刚刚开始。

陈金玉:从那以后,日本队长就专门盯上我,作为强暴的对象。还小呢,14岁被强奸。那时候还没有来月经。

当年

,被日军强暴的时候,陈金玉阿婆的年龄和这些女孩子差不多,她也曾经有过这样快乐的少女时光,但是,就是这个地方,改变了阿婆的一生。

在距离河边100米的地方,就是当年关押陈金玉的慰安所,几年前,老房子刚被拆掉,改成了商铺。

保亭县加茂农场,慰安所所在地。

被抓到这里的第三天,趁着到河边洗澡的机会,陈金玉曾经试图逃跑,但很快她就被抓了回来。

陈金玉:后来看到我,就把我抓去,绑在树上,用棍子打我。还拿东西划我的脸。他说,你漂亮是吧,我就用刀划你的脸。脸上出了很多血,被绑的地方都是血了。满身都是血,因为过后我又想办法要逃跑,就用棍子打我的胸部,很痛苦…

陈金玉阿婆先后逃跑了三次,但都没有成功。

陈金玉:日本鬼子都是畜生。哪懂什么东西。看见女人就像看见命一样。苦就是苦啊,不说了,再说我就哭了。

半个小时之后,阿婆走出了房子,她说可以继续接受我们的采访。

陈金玉阿婆心灵手巧,至今还保留着黎族人的习惯,自己纺棉花,自己做筒裙。陈金玉阿婆生了5个孩子,本来,她应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但是,自从结婚以后,阿婆一直都没有享受到为人妻为人母的快乐。

:结婚之前丈夫知道过去的事吗?

陈金玉:不知道这个事,婚事是由父母作主的,没跟他说我过去的事。他后来知道了以后想把我扔出去,他说我被日本人强暴过,所以不要我了,后来因为他父母反对才没有离婚。在这个家里,阿婆一直过着孤独的日子,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在打理,从丈夫去世到现在,已经快20年了。

陈金玉:感觉很孤单,但是因为过去的事情,小孩才不想跟我住在一起,我也不好意思跟小孩在一起住。

在陈金玉阿婆家里,我们发现了老人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

陈金玉:跟我在一起的那些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了。

已离开人世的两位苦难阿婆

从2001年海南8位阿婆的故事公开之后到现在,6年的时间过去了,8位阿婆当中已经有两人先后去世。

这是黄玉凤阿婆的家,她是在4年前去世的。

黄玉风,黎族;2003年病故。

黄玉凤丈夫:这个是阿婆,这个也是阿婆,这个也是她。

在黄玉凤阿婆14岁的时候,由父母作主,和阿公定了娃娃亲。订婚后不久,阿婆就被抓进慰安所。让阿婆感到安慰的是,阿公并没有因为阿婆的那段经历而退婚。

黄丈夫:我也不嫌弃她。当时日本人有枪有炮,势力大,是硬抢过去的,我也没办法。不过她爱我,我也爱她,我也不能扔下她,她是被日本人硬抢过去的。

结婚后,黄玉风阿婆和丈夫一起生活了53年,因为没有儿女,阿婆和阿公成为了彼此的依靠。2003年,黄玉凤阿婆离开了这个世界。由于曾被日军蹂躏,阿婆一直无法生育,这也是她作为一个女人一生的遗憾。

考虑到没有子女,在阿婆去世之后,阿公为她做了一个特殊的墓地。

黄的丈夫:到老了我就想着没有人管了,以后到了清明节也没有人去拜,所以给阿婆座坟墓的时候,坟墓的下面我就用砖来砌,还铺上了一层水泥。上面一层我铺上了瓷砖,我把她砌得好好的,这样的话就不会长草了,即使以后世世代代没人来拜祭,我们也就不怕了。

在我们的拍摄快要结束的时候,为我们担任翻译的陈厚志先生带我们来到了这里,这里埋葬着一个韩国老人,名叫朴来顺。和我们采访的其他几位阿婆一样,她也曾被关押在海南的慰安所。尽管陈厚志先生两年前来过这里,但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到处杂草丛生,朴来顺的墓碑寻找起来非常困难。

陈厚志:找到了,真不容易,韩国的阿妈妮。到处都是草。

朴来顺:1915年出生,韩国庆尚南道人。

这是朴来顺去世前两年,接受采访时的纪录。

1940年2月,日本军队在我的家乡征集年轻女子组成的“战后地勤服务队”,宣传说这是支持大东亚圣战,妇女到中国去只是做饭、洗衣、照顾伤员,每月还有工资可以寄回养家,我当然愿意。

1941年2月,我抵达海南,那一年我26岁。

3月16日,我终身难忘的屈辱日子。那一天,我们被日军强暴。

日本战败后,我由于身体虚弱,留在了中国。1948年,我和朝鲜人石建顺结婚,虽然没有儿女,但生活还是美好的。

1955年,与我相依为命的石建顺病故了,扔下我一个人。

从26岁离开父母亲人来到中国,到79岁去世,朴来顺一直没有回过故乡。

你问我想不想回韩国,我不想回去了,在韩国我只生活了25年,而在中国我生活了53年,大家像姐妹一样对待我,没有歧视我这样饱受屈辱的女人,我舍不得离开。我只祈望以后再也不要发生可怕的战争,这是我的心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增生性关节炎是什么病
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静脉炎的治疗
有哪些儿童止咳的安全用药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