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墨香错误情感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58: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驾。”  我鞭策着快马,奔驰在官道上。马蹄声“哒,哒,哒”地击打在青石板上,飞溅起一阵水花。  江南的小雨是细细的,朦胧婉约,有点诗情画意的味道。它淋湿了我的青丝,顺着脸颊和汗水一起流淌下来,滴落在骏马的鬃毛上。  我抬起了头,看着前方模模糊糊的小镇,随后用手摸了摸身后那沉重的包裹。咬紧了牙关,加快速度飞驰过去。  这是个古老的小镇,青石板的路上遍满了青苔,屋檐下还陆陆续续地张结着蜘蛛网,残落了些灰尘。四周空荡荡的,只有几家烟囱还冒着烟雾,小巷内偶尔还能听见几声儿童的嬉戏。在江南烟雨的笼罩下,有点沧桑的感觉。  这几年前方战事吃紧,国内大大小小村镇的男人都被拉去当了壮丁,支援前方。  我摸了摸胸口的刀疤,不禁苦笑了一下。让这些习惯拿着锄头弯腰耕地的农民去战场上冲杀,只不过让战场上的鲜血更红些,徒添些伤疤而已。  皇上仍在宫殿逍遥着他的生活。痛苦的却是那些守护在家里的妻儿,白色的冥纸漫舞着这个天空。  我回头又看了看背上的包裹,无奈的叹了口气。  慢悠悠的游走在街道上,觉得有点口渴,看着空洞洞的水壶。我知道该找户人家问问他家的地址,顺便借口水喝了。  一个街口的转弯,马蹄声“哒,哒”地响动。茅草屋的前方,柳絮花飞,一个女子伫立在那张望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概马蹄声的响动惊扰了她,她回过头露出微笑,嘴角的喜悦还没展开就已花落,眼神里有些黯淡的看着我。  我下了马,把马拴在旁边的柳树上。上前道:“姑娘,在下有要务在身,能否借口水喝?”  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走向身后的茅草屋。  推开门,屋内的摆设有些简陋。一床,一桌,一椅,一锅,一缸,一柜。而且似乎有了残缺。  我知道,又是一个独守空房的可怜人,可是谁又不是呢?  她看了看我,手指了指旁边的水缸,随后打开橱柜拿出一个陶碗。  碗口有个缺口,可都是穷人家出身,并没怎么介意,舀了一碗水,一口饮尽。然后又舀了一碗倒进水壶里,以备路上之需。  喝过水后,擦了擦嘴。看着在窗口仍张望的姑娘,不禁感到好奇:“姑娘,似乎你在等什么人?”  她转过身看了看我,抿了抿嘴唇道:“等我夫君。”  “你夫君?姑娘的夫君是不是上了战场?”  “嗯。”她点了点头。  “竟然在战场,那你怎么会等他呢?”我更加疑惑了。  她低下头,迟疑了下,又转过头看着窗口,眼神有些喜悦道:“我前几天梦见他了,他跟我说他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我听了不禁感到好笑。现在战事很紧张,每个士兵都在前方奋勇杀敌,就连元帅、将军都不准离开军营一步。她的夫君只是个拉去的壮丁,又怎么会回来探亲呢?  我看着她一脸幸福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实情。可心里仍感到有些好奇,下意识问道:“那姑娘知不知道你夫君在哪个部队,看我认不认识?”  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初他去的时候没告诉我。只知道是位姓张的将军带他去的。”  “姓张的将军?”我皱了皱眉头:一般下乡拉壮丁的都是些百夫长的小官,恐怕这些乡民对军人心里都有点敬仰,都习惯称为将军吧。  我看了看身上的盔甲,苦笑的摇了摇头,不知是种荣耀,还是种不幸。  “额,那你夫君叫什么名字?看我认不认识。”  “我夫君叫李壮,大人你认识吗?”她看着我渴望道。  “李壮?”我的头脑顿时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嗯嗯。”她连忙点了点头,眼神中散发着热烈的光彩,充满希望的看着我。  我喘着气息,目光不敢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认识。”  “哦哦。”她失望的收回了目光,黯淡的眼神再次投向了窗口。  我摸了摸身后的包裹,咬紧了牙关,小心道:“姑娘,请问这里是不是还有别人叫李壮?”  “怎么了?”她疑惑道。  “没,没什么?”我连忙摇了摇头。  “我夫君的名字虽然普通,但这个小镇的人口并不多,所以没有重名的。”  我看着她心里一惊,张口嘴想要说什么,却迟迟说不出口。右手终在包裹上缓缓落下。  “姑娘,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扰了。”我拱了拱手道:“如果我以后在军营里遇见你的夫君,我会替你向他问好的。”  “谢谢大人。”她行礼道:“我前些日子去山里的寺庙求了个平安符,如果大人遇见了他,麻烦大人就替我给他,告诉他,他的妻子日夜思念他,不求功利,只求平安归来。”  我接过平安符,紧紧的抓在手心里,湿了汗水。一个转身,踏上了骏马,一骑红尘,只留下了背影。  也许对她而言,我只是个过客,一个讨水的士兵而已。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记忆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  在离小镇的不远处,我下了马。眺望着,似乎仍依稀可见柳絮下的她,张望着夫君的背影。  我叹了口气。取下了包裹,里面是个一个黑色的陶瓷坛,是个骨灰盒,上面的黄纸条上印有李壮二字。  其实,我是个传送兵,负责把战死沙场士兵的骨灰送还家乡。  看着他的骨灰盒,我沉默了。我打开瓶盖,把手中的平安符轻轻地放在了里面。  你很幸运,你有个好妻子。  我站起身来,从刀鞘里抽出了刀,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骨灰盒放在了里面,掩盖了泥土。  人死入土即安,这里也是你的家乡,你还可以看见你柳絮下的妻子。  她在柳絮下守望着你,你在这里看着她。  一切完好后,我上了马。我不愿打碎她的梦,我也不忍心看她心碎的悲痛。只能让她继续守望着,在柳絮下,喜悦的期盼着他的归来。  至少她还有个梦。  夕阳西下,黄昏拉长了我的背影,我拍马飞驰而去。  马蹄声“哒,哒,哒”地击打着地面。  我知道,在远方,也有个人守望着家,盼望着我的归来。  ……   共 21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6保养法护驾前列腺健康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疾病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西甲 微信抽奖小程序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